您所在的位置:思顺新闻>文化>潘伯鹰:谈如何临习书法?
  • 潘伯鹰:谈如何临习书法?

  • 书法家潘伯鹰

    潘伯鹰(1898-1966),安徽怀宁人。以前被称为形式,单词“鹰”后面跟着单词“线”。“福”这个名字被公众用来送翁,但是宋翁被公众用来送翁,另一个被孤云使用。16岁的应县考试在潘伯鹰青年经典研究史上名列第一。1899年,他去上海学习英语、法语和拉丁语。潘伯鹰是一位非常著名的书法家。潘舒广为人知,据说是“两位国王风格的积极崇拜者”。那么,潘伯鹰先生对学习书法有什么想法?他对Xi的书法有什么看法?下面将介绍他对书法实践的独特见解。

    在一次书法讲座上,一位听众问我,“我能不学习古代碑铭就写作吗?”我当时回答“是”,但还有另一个经济时间问题。在不学习古人的情况下,发展自己的创造力就足够了。然而,想想书法发展到今天已经有多少年了,不是一两个人的创造,而是只有一个人“创造”的长期智慧的积累,为什么一个人只有在这么短的30到40年的时间里不接受优良传统,为什么一个人不在这个基础上加上自己的努力,为什么一个人坚持要做一个“创造文字”的“大傻瓜”,所以大家都笑了。

    我相信仍然有许多年轻的朋友喜欢上面提到的观众,所以让我们以这个故事来说明写作必须首先学习古代法书,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进入世界。关于蛇足还有一个词,那就是永远不要向古人学习,永远生活在他们的脚下。它被称为“奴隶书”。

    那么,如何向古人学习的问题将不可避免地出现。

    学习古代书法的正常方法是同时发展三套功夫。那是三套“钩子”、“窗帘”和“脸”。什么是“钩子”?也就是说,一种透明或半透明的薄纸覆盖在古人的真迹上(古人使用一种“油纸”)。目前有很多不同程度的透光薄纸),用非常细的笔小心地将薄纸下的字迹一个接一个地画下来,一个接一个地形成空的图案文字。这叫做“双钩”。连接后,这个空的空间被小心地填满,成为原始的复制品。这被称为“轮廓跟踪”。这是第一套功夫。什么是“复制”?它是把文件盖在上一段提到的副本上,然后一个接一个地写下来。目前,小学生使用追踪红皮书的方法学习汉字,这就是“筛选”书籍的方法。这是第二套功夫。什么是“迫在眉睫”?林是一个面对面无所事事的思想。书法中的“林”是真迹(这里是“底本”的意思,所学的碑文是底本)。人们学会在这个案子上面对面地写作。写作时,只使用白纸。一个人仍然可以覆盖印刷的书,而不必再为它感到骄傲,以便“把一切都计算在内”。

    以上三套功夫是一套。它们是学习古代法书最准确和最快的方法。这是前人研究书籍的方式。这三套功夫同时并进,这是确保写作成功的有效方法。既然我们正在学习写作,我们最好能严格按照这种方式训练自己。这种方法看起来很愚蠢,但实际上是最聪明和最方便的。因为我们的视神经处于幻觉之中,当我们看一个单词的结构时,我们认为我们已经非常仔细和准确地看到了它,但事实上它不是。如果纸张覆盖在原稿上并进行追踪,它可以立即证明光是“看”是不行的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只有制作"钩"和"抄"两套功夫,我们才能准确地记住古代法书的实际结构,以及它们巧妙的起止点和换笔点。只有这样,“人”才能。

    但是现代生活毕竟不同于古代。我们有许多事情要做,所以我们必须设法节省时间。此外,现代印刷已经繁荣起来,法国古代书籍的原作很快就会有数千万册。我们并不像那些占据一两行的人那样难以要求真实的作品。因此,一套功夫“勾”可以拯救全省。“复制”最好不要保存,真的有必要还可以保存。例如,如果我想向欧阳询的“皇甫军纪念碑”学习,我可以从书店买同样的两份,拆开一份,用纸盖一页作为底,另一页放在习之的箱子上。

    由于为了适应现代生活,采用了保存合同的学习方法,所以在“复制”和“到来”时要特别注意不要保存合同。

    学习一本书时,单词的大小。这也很重要。起初不要写太大或太小的单词,大约一英寸是最好的。这很容易放大和缩小。写作时,最好学习两种书法(或行书)。这样,写作进度很快。因为楷书和草书是“一只手的两面”。同时学习楷书和草书对理解笔法非常快。

    因此,没有必要每天写太多。

    最后但同样重要的是。写作必须有毅力。如果没有毅力,最好在干旱时不要写作。俗话说,“一句话百日无一利”,用它作为鼓励的话并不坏,但用它作为真理确实是谎言。一般来说,写作需要至少两三年的持续努力才能奠定最初的基础。每天少写点,但继续写。因此,任何有好名声并寻求成功的人都应该尽快走另一条路。